鸿雁无畏风雪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胡 铮 张 强责任编辑:王韵
2020-06-15 17:05

乔洪潮是新疆喀什军分区红其拉甫边防连的一名技术军官。他戴着眼镜,身材偏瘦,嘴唇有些干裂。交谈中,他面带微笑,略显腼腆。但一说到他和妻子王彩霞的故事时,立马滔滔不绝。他们相知相恋7年,结婚14年,其间有1000多封往来信件。“我们是通过写信相知相爱,这些信,寄托了太多的美好。”每年休假前,乔洪潮都要整理一次和妻子的往来信件。

乔洪潮读高中时就对王彩霞心生爱慕。高中毕业后,乔洪潮去河南读军校,王彩霞在安徽读师范。

从明信片上的几句问候,到一封短信夹着一张帅气的军装照,再到十几张纸的倾诉,内向的乔洪潮,“润物细无声”地向王彩霞传递着自己的心意。

那时候,电话费用比较贵,于是写信就成了二人最常用的沟通方式。每周一封,雷打不动。信中,他们谈学业、理想、生活,尽管难以见面,两人的心却越来越近。

毕业后,乔洪潮被分配到高原边防,王彩霞则成为河北保定一所中学的教师。那时,还未适应高原生活的乔洪潮,对两人的未来一度迷茫,但王彩霞的来信让他重新振作起来。

“如果你勇敢,结局一定不一样。”王彩霞的信中,饱含鼓励。

闻喜配资乔洪潮读完信后非常感动,并给王彩霞写了一封“保证书”:“军人的字典里,只有前进,没有退缩。”

闻喜配资那几年,从海拔4300多米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到4300多公里外的河北保定,山高路远,一封信往往要走上一个多月。冬天大雪封山时,两三个月也到不了。

但乔洪潮没有改变写信的习惯。他每周都写,特别思念王彩霞的时候也会写,写完就整理好放在那里。等到送给养的车上山了,乔洪潮就兴冲冲地拿着一沓信交给驾驶员,再从驾驶员那里接过王彩霞寄来的另一沓信。

一封一封地读,一字一字地感受,再一封一封地回信,“因为信件在路上走得太久,回信的时候常常要回答几个月前的问题,这期间已经换了无数个话题。”乔洪潮将这样的无法及时回复内容的信件来往,称为“跨时空的对话”。

结婚前,王彩霞似乎早已习惯把自己定位成一名“军嫂”。对于军恋的理解,王彩霞这样说,“没有花前月下牵手漫步,没有路边长椅上偎依远眺,没有咖啡店里相互对坐。只有同一轮明月下的举头遥望,只有相隔千里的彼此牵挂,只有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安慰。”

“军人的爱情在哪里?在遥望里,在挂念处,在相惜中。”婚前的最后一封信中,王彩霞写下了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2006年,乔洪潮和王彩霞步入婚姻殿堂。

那时,连队只有一部卫星电话可以同外界联系,但连队人多,一个月也轮不了几回。所以,信件依然是乔洪潮和王彩霞的主要交流方式。

闻喜配资“房子才装修完一个月,卫生间就渗水了”“咱妈的身体还是不太好”……信中,情话变成了家庭琐事,婚前乐观开朗的王彩霞,不免有些脆弱。

闻喜配资一天,乔洪潮接到父亲电话,说母亲生病住院了。得知母亲住院,乔洪潮坐立不安,但是部队工作又让他难以分身。

这份担子自然落到了王彩霞的身上。她向单位请了假,专门回到乡下照顾住院的婆婆。婆婆病情稳定后,王彩霞在信中宽慰乔洪潮:“咱妈病情已经稳定,你就放心吧。”

闻喜配资乔洪潮只能在休假回家的时候,帮助王彩霞分担一些家务。

闻喜配资“假期再长也嫌短,感觉自己还沉浸在刚见你的喜悦中,就又进入了另一段离别的时光。”乔洪潮归队没多久,总能收到这样的信。

闻喜配资好在王彩霞有寒暑假,寒假带着孩子回老家和父母团聚,暑假带着孩子来高原和乔洪潮团聚。

王彩霞每次去连队,4天内坐火车、乘飞机、挤汽车的颠簸经历,再加上缺氧难受,心情难免有些糟糕。可每次在营门见到前来接她的乔洪潮,爱与恨在瞬间反转,心疼再次取代了埋怨。

结婚14年,王彩霞来队探亲9次。“和其他没时间探亲的军嫂相比,我已经很知足,虽然路途很遥远、路上很难受,但重逢的喜悦可以打倒一切。”

2008年,王彩霞独自一人来队探亲。乔洪潮委托山下的战友,按照提前约好的时间去火车站接站。可那一次,王彩霞因为记错了时间,买了提前一天的票,四天后到达火车站时,没见到接站的人,又打不通连队的电话,在车站冻了一夜。

闻喜配资第二天,王彩霞辗转上山,见到乔洪潮时,忍不住大哭了一场。

闻喜配资之后,王彩霞便很少在乔洪潮面前哭。在乔洪潮看来,从开朗到爱哭,再到坚强,王彩霞已经慢慢胜任了“军嫂”的角色。

闻喜配资2010年,连队通了网络,每天闲暇时间乔洪潮和王彩霞能打个电话,睡前能发个短信。再后来,可以视频聊天,隔着手机屏幕,两人能见到彼此。

通信手段进步了,可想说的话还是说不完,他们偶尔还是会写一封长信。

王彩霞在信中写道:“以前车马很慢,书信很远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;现在车马很快,手机很近,一生仍然只够爱你一人。”

乔洪潮借用曾读过的一句诗回复:“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,却又觉得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。”

10岁的儿子偶然间看到父母的“情书”,大呼:“都什么年代了,受不了你们!”乔洪潮可不管这个,笑着对儿子说:“臭小子,你懂什么。”

再恩爱的夫妻也有闹别扭的时候。

有时候,王彩霞在电话里发脾气,乔洪潮就写信道歉:“不知道为什么,你一生气我就胸口疼。高原条件这么苦,你忍心让我疼得睡不着觉吗?”

现在,一封信只需要一周就能到。信在路上的工夫,王彩霞气也消得差不多了,等接到信,展颜一笑,事情就算过去了。

今年是乔洪潮服役的第22个年头。

闻喜配资以前,乔洪潮不止一次在信中安慰王彩霞“再奉献七八年就回家”,结果一待就是近三个“七八年”。

因为既要工作又要独自照顾家,王彩霞多次推掉了担任班主任和去教导处任职的机会。乔洪潮当然知道妻子有多要强,也深感愧疚。

“有句话说,嫁给军人就是嫁给牺牲,爱上军人就是爱上奉献。不管怎样,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,要欣然接受与面对这种聚少离多的酸楚。记得以后一定要陪我们娘俩花前月下。”王彩霞在信中这样告诉乔洪潮。

闻喜配资“你予我廿载青春,我许你余生相伴。”这句话,乔洪潮没有写进信里,但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 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华西期货

格林期货

配资在线开户

如何股指配资

河北配资网

浙江中大期货

国际铁矿石期货

金牛期货软件

集安配资

申银万国期货